您的位置泉州学>>学科建设
《泉州市志》是研究泉州学的基础工程
 

作者:傅金星

    1988年12月18日,泉州历史研究会举行成立十周年纪念大会暨学术讨论会,会上秘书长王连茂作《泉州历史研究会十年回顾》的报告,报告列举十年来研究会取得的成绩,并指出“这一系列多层次、多视角、全方位的研究活动,从各个不同侧面揭示了泉州历史文化的丰富内涵、独特形态及其价值。我们高兴地看到,这些研究层面正在逐渐汇合成一个令人瞩目的总体--那就是‘泉州学’。”

    不久,中新社记者发表了一篇报道――《泉州学在悄悄兴起》,更引起了香港、台湾同胞的关注。

    1989年6月,市委宣传部召开“泉州学”专题座谈会,影响日益扩大,议论纷纷。

    1989年12月,《泉州文史》第十期,刊载笔者写的《破土而出的“泉州学”》。这篇论文分三个部分:一、泉州重新引起世界的注目;二、泉州的历史和现状唤起人们的思考;三、研究“泉州学”,走向世界。对“泉州学”的提出,“泉州学”的概念和内涵,研究“泉州学”的意义,初步提出自己的见解。

    1991年2月18日下午l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路”考察团在华侨大学举行泉州考察新闻发布会,主持发布会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丝路考察”项目协调员迪安先生,向来自国内外30多家新闻单位的近80名记者宣称:“‘海上丝路’在泉州的考察活动取得了巨大成功,在新开辟的这条海上丝绸之路上,泉州将发挥中心作用。”“针对泉州所具有的丰富历史,应当设立一个专门的学科。联合教科文组织将成立一个国际性的科学研究机构,如同研究‘敦煌学’一样使‘泉州学’成为一个国际性的项目。组织世界各国科学家对它进行研究。”

    从“泉州学”由泉州学者的提出,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丝路”考察团肯定,前者的提出得到了后者的印证,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这件事给那些居住在泉州而不认识泉州的价值的人上了深刻的一课。如果以前还在犹豫迷惑,如今是应该认真地思索和重新认识的时候了。世界要研究“泉州学”,泉州更应该从各个角度为“泉州学”提供资料,积极开展研究。

    一部地方志就是一个地方的百科全书,因此新编《泉州市志》就应该成为研究“泉州学”的基础工程。要完成这个使命,在编纂时,既要遵循新地方志的时代性、科学性、地方性,又要突出其特点。这也正是《泉州市志》有别于其他地方志的特色,也只有这样才有资格作为研究“泉州学”的基础工程。

    要完成这一使命,笔者认为应该努力做好以下三个方面的工作:

    一、在全面记述泉州市的历史和现状时,要心中有个“泉州学”。

    所有地方志都要求记述要全面,《泉州市志》也一样。但编纂者心中有个“泉州学”就会同中见异。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世界各界人士到泉州来的络绎不绝,带着各种问题到泉州来寻求答案,来寻根探源。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海上丝绸之路”考察团,要寻求为什么许多宗教在泉州可以和平共处,多种民族在泉州可以共存和发展?欧洲人要寻找泉州的海外交通如何把罗盘、火药、印刷术运送到欧洲?美洲人要寻找闽越人如何远渡重洋到美洲?日本人要寻日本的汉文化是如何从泉州传播过去并发展变化的?东南亚各地要研究泉州人在当地如何做出贡献?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到民族迁移,世界各地都想了解泉州、研究泉州。所以记述要全面,但在全面记述的过程中,还应该突出重点,就像在许多宗教当中,摩尼教虽没有了,遗迹只有晋江草庵摩尼光佛像,但它震动了世界,如果疏忽了损失就不堪设想!又如南戏、南音、木偶等已负盛名,而打城戏以前解散了,可是许多国外学者还远道而来,要看目连戏;在看了演出之后评价很高,如果遗漏了,对泉州文化岂不造成缺漏;又如南少林武术,史乘记述不详,遗址不多,如果弃而不记,国内外来寻南少林拳种的根岂不断线?泉州文化如何融合世界各地文化?泉州的移民活动,中原来,台湾去、以至到世界各地;泉州的生产、建设,泉州的航海,贸易等等。例子很多,不胜枚举。总的一句话,凡是可以提供研究“泉州学”的资料都应该记述,并以此来分别主次和取舍。

    当然,这样做一定要严格遵守实事求是原则,遵循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原则。不能主观臆造,捕风捉影,更不能凭空捏造,以假乱真。

    二、要反映各类事物之间的内在联系,使之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

    所谓全面,不是各种门类的罗列,而是应该写出各门类之间的相互联系,使之成为一个整体。有些地区在编纂地方志的过程中逐渐发现地区的特点,因而提出了吴越文化、燕赵文化、齐鲁文化等。各个地区都可以记述该地区各类文化现象,并加以分析研究。但“泉州学”要比这种地区性文化更高一层。“泉州学”应对泉州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各个方面,包括其开发、移民、海上交通贸易、民族团结、宗教共处、文化积淀、古代建筑、风俗习性、向外开拓等方面进行研究,而这种研究不能停留于就事论事,而是要在各类事物的研究基础上升华为综合性的、理性的科学。这就是说,它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诸多方面,互相联结融汇成一个有机的整体,成为一个独立的学科,这就要求在编纂《泉州市志》时,要注意各种门类的内在联系。比如海外交通与中外贸易,丝、瓷、茶的出口,各民族的往来,造船航海技术,多种宗教的传播,各种建筑艺术之间的联系,再如中原的移民和泉州的姓氏、方言、南音、南戏、风俗,以及开发台湾,移居东南亚及世界各地的关系等等。只有互相联结,构筑严谨,才能成为一个整体,否则,分散罗列就只能作为一种现象。这就是“泉州学”与一般地区性文化的本质的区别。这也正是《泉州市志》工作者的重大责任。

    三、要著力反映泉州市的幅射作用。

    这一点是《泉州市志》的最大特色,也是研究“泉州学”基础工程的最重要部分。有的城市志,特别是中心城市,需要反映作为中心城市的幅射作用,但其幅射范围不广,里程不远。泉州市则不然,它的幅射既广且远。在国内,它的幅射线远及河南、山西、山东等省,因为泉州市的大部分居民的祖先是这一带迁移来的,其生产生活,风俗习惯都和其祖籍地有密切关系,所谓“衣冠来晋室,景物似中州。”泉州的居民又渡海开发台湾岛,至今在台湾岛上的汉民族有44.8%是泉州市的移民,其语言、风俗、文化、教育、生产、生活、交通、贸易等等,更与泉州市息息相关。在国外,古代海外交通贸易,远及欧、亚、非洲,移民遍布东南亚各地,远及世界各大洲都有泉州人的足迹,不是少数,而是大量在当地繁蕃、开发,传播汉民族的文明。还有其反幅射的作用,世界各地的民族和宗教,商品和科学也传到泉州,出现了“涨海声中万国商”的繁荣兴盛局面。这一点更是其他城市所没有的,或虽有而不可企及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路”来泉州的考察,就是这种幅射和反幅射的缘由吸引来的。《泉州市志》编纂者在反映泉州的幅射作用时,应该把眼光放远,把视野扩大,才能完成编纂《泉州市志》的任务。这一点,宋代修的《清源志》和元代修的《清源续志》,都曾经企图表现,所以附录了《岛夷志》和《岛夷志略》。但它只是作为附录部分,而不是融汇成一个整体,更何况该志书已经不存在了,所以记述好泉州市的幅射关系,是新修《泉州市志》的时代性、科学性、地方性的最突出的表现。

    在我们这个历史悠久的大国,编纂新地方志,自然各个地区有其共性,也必然存在着各个地区的特殊性。由于地理的、历史的原因,由于人民的活动一一生产斗争,阶级斗争,经济活动和社会活动的不同,泉州市可以作为研究“泉州学”的条件,其他地区就不具备这种条件。要正确地反映出泉州市的地方特点,就要重新审定原来制订的体例、篇目,检查资料的搜集、整理,已经编写和还没有编写的专业分志,都要考虑到详略和轻重是否正确,宋代范成大编修《吴郡志》就懂得把苏州园林独立成章,大书苏州“池馆林泉之胜,号吴中第一。”今天我们编修《泉州市志》就应该反映出她所以能够成为“泉州学”研究的各种条件,正确地反映地方的历史和现状,阐明地方历史发展的规律,总结历史的经验和教训。只有这样,新编的《泉州市志》才能为泉州市的现代化建设提供借鉴和现实的依据,成为一部有特色的高水平的志书。

(原载于:《泉山采璞》1992年6月)

 
 
中国泉州学研究网站由泉州网制作
本站国际域名:www.cnqzx.com    通用网址:泉州学
通讯处:泉州学研究所     邮政编码:362000
地址:中国福建泉州市庄府巷市委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