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泉州学>>专题研究>>历史研究
从“臭头皇后”谈到假国舅
 

作者:陈泗东

    “臭头”者,闽南方言癞痢头之谓也。“臭头皇后”就是癞痢头的皇后。

    从前泉州府属下某县有一户贫穷的村庄人家,生下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自小得臭头之病,满头烂疮,时而脓水直流,苍蝇麇集;时而结疤成痂,奇痒难忍,她只好时时用手拂抓痒,弄得满身臭气,毛发尽秃。加上皮肤粗糙,有如蛇壳一般,令人一见就感到讨厌。因为家境困难,每天都得上山砍柴,下田种地,胝手胼足,真是既丑且脏,受人鄙视。光阴似箭,转眼间这个女孩已经十六岁了。要是别个妙龄少女,此刻正当豆蔻年华,总得稍为打扮一番,此女破衣敝裙,全不知涂脂抹粉是什么一回事。这般光头秃发,就是再涂上三斤水粉,也顶不了啥事。

    忽然有一天,皇帝派人来泉州选秀女,凡是生得平头整脸的女孩,谁个不想报名备选,以求一旦点上,能得上京城进宫廷,万一运气好,让皇帝看上了,爬到后妃的地位,富贵荣华,也未可知。家长也希望自己的女孩能有此福分,当然尽力支持,让她穿上绫罗锦绣,装饰得粉装玉琢。可怜只有这个女孩,眼见女伴们大家都兴高采烈,惟独自己长得这副尊容,实在不敢领教。而她的家长也一再训斥她要自己识相,在选秀女这几天,应该自己匿藏起来,免被人取笑。此女貌丑心慧,处此情景,便悲愤交集,萌了自杀之念。村边有一个小潭,人家经常把死猫死犬丢进潭中,潭水非常浑浊肮脏。此女心想倒不如跳到潭中了此一生,即使不被淹死,在那毒水中泡浸也足够致命的。于是趁夜深人静,她就卜通一声,投入潭里。

    她的后福无穷,这时命不该绝,清早时就被邻居发现,急把她捞起来,奄奄一息地抬回其家,慢慢就苏醒过来。人虽不死,却满身浮肿,过了几天,肿消皮干,她就好像脱壳的初蝉一样,从头到脚,皮表尽换。奇迹发生了,癞痢头的皮下竟藏了万缕青丝,而全身的粗皮下竟藏了一躯白玉,真是云鬓雪肤。她本来身材苗条,眉如春山,眼如秋水,口如樱桃,脸如莲花,脱皮后美丽的原形,全部出现了,臭头烂皮的村女,原来是一个倾城倾国的西施。消息传出,万人惊异。

    后来,泉州一带的女孩因够不上漂亮,个个落选了,皇帝派来选秀女的官员交不了差,听说这个村庄有个新出名的美人,特地亲临看望,果然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终于选中了她,送到京城。皇帝一看,十分赞赏,就娶她为皇后,这就是著名的“臭头皇后”。
这个故事流传甚广,惠安一带说臭头皇后是惠安人,皇帝就是五代开闽王王审知。晋江一带却说她是晋江人,时代在唐朝,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传说是否有史实的根据?这值得人们去考证一番。根据历史的记载,泉州晋江县在唐朝真的出了一个皇后,她是唐文宗的生母贞献萧皇后。这个萧后自小离家与家人隔绝音讯,当皇太后以后,思乡思亲心切,派人回泉州寻亲,结果上当受骗,先后三个无赖冒充国舅,而真国舅终不可得,这个千古笑话,泉州人很少把它揭露出来。

    《唐书》卷五十二有篇萧后的传纪,简直像小说,读来颇为有趣,今将意译如下,以飨读者:

    唐穆宗贞献皇后萧氏,是福建人。穆宗未即位前,封建安郡王,萧氏是他的侍女。元和四年(809年)萧氏生文宗皇帝。穆宗当了四年皇帝就死了,其长子敬宗皇帝,也只当了三年,被弑杀,无子。大臣就扶其弟文宗即位。母以子贵,萧氏被尊封为皇太后。萧后因为战乱离开福建,进了建安王府后,就和家庭不通音问。当她离家时父母已双亡,只有一个小弟弟。文宗以母亲的外家无亲,仅有一个母舅,便下令叫福建地方官在泉州寻找。有一个在户部管理茶叶的差役叫萧洪,自己说他一个姊姊从小流落不知去向。事为在长安做生意的商人赵缜所知,就引导他去找萧后的姊姊徐国夫人的女婿吕璋。徐国夫人也认不出,只好与萧洪一起去见太后。萧洪胡诌一阵,骗得太后相信真的找到弟弟了,于是萧洪立刻飞黄腾达,成为国舅,一直升到左仆射鄜坊节度使的高官。那个时候出任节度使的人常在京城向人预借一大笔治装费,到任后以三倍归偿。萧洪的前任也借了这样一笔钱,未归返就在任死亡,照例后任应代为偿还,债主便向后任萧洪讨钱。宰相李训素知萧洪是假国舅,萧洪怕露出马脚,想交结李训以封住其口,就任李训的哥哥李仲京当其秘书,有了宰相的靠山,他就一口赖账。债主向死者的儿子讨钱,萧洪又叫此子向宰相控告,正式由官厅判断不要还账。当时有个官居左军中尉的仇士良,对此事深为不平。刚好有一个福建人叫萧本的又自称是太后的弟弟,仇士良即上疏给唐文宗,揭发萧洪是冒牌货。文宗就从鄜坊把萧洪追捕下狱,令御史审判,因假冒的情节严重,证据确凿,萧洪发去驩州充军,赐死于途中。原先的引荐人赵缜、吕璋亦连坐。这样萧本就成为真国舅,皇帝封他为赞善大夫,分别册封他的祖宗三代位到三公,还赏赐了金钱数万,萧本马上富贵荣华了。这个萧本也是福建人,真太后的弟弟因孱弱不敢到长安自己反映,萧本这个无赖就向他了解祖宗三代及亲戚朋友的姓名情况,加以仇士良代为保证,所以唐文宗便信以为真了。萧本官运亨通,升任金吾大将军。开成二年(837年)福建省观察使(即省长)唐扶上奏,说得到晋江县的公文,查明萧弘是太后的亲弟,送到长安送皇帝亲问,结果萧弘被发到御史台去审查,事皆伪妄,萧弘被驱逐回到泉州。开成四年有一个节度使刘从谏上了一封奏书,说萧本是假国舅,萧弘才是真国舅,要求再调萧弘到京复查,事经御史中丞高元裕,刑部侍郎孙简和大理卿崔*7三司会审,审问结果,萧本、萧弘均是假包,皇帝大怒,萧本充军到越南,萧弘充军到海南岛。文宗和萧后一再受骗,面子很不光彩,此后就不再寻找真国舅,萧后终生都没有认到自己的亲弟弟。

    这件千年前的诈骗案,活象笑林广记,可见当时政治腐败以及官吏无能之一斑。

    萧后到底是那里人?据乾隆时编的《晋江县志》卷十五“萧妃村”条说,萧妃是晋江县城南七十里内的十四都画船浦萧妃村人氏。这个村子因出了个萧后,泉州人称它为“萧妃村”,俗音讹转为“烧灰村”。据此看来,泉州的这个皇后是晋江人,时代是公元九世纪的唐朝,并不是惠安人,也不是公元十世纪的五代闽国王审知。萧后应该长得很漂亮,才会被唐穆宗收为小老婆,她是否“臭头”,史乏记载,我不敢乱说。但怎样会叫她为“臭头”皇后?也许她当村女之时,有点癞痢头,这是贫穷农民孩子的一般常见之疾,不足为奇。她不是被选入宫,而是因乱离乡的,这时泉州并没有战乱,未知萧后怎会姊妹(其姐是徐国夫人)双双从东南滨海的泉州流落到千里迢迢的长安去,这事有待于高明之士去查考。不过,萧字系是草字头下面加个肃字,字典上属“艸”部的字,泉州话称为“草头”,“臭头”与“草头”泉州方言同音,也许“臭头皇后”是“草头皇后”之俗讹,有如“萧妃”讹为“烧灰”一样,也是说不定。

    有一件史实在此要大书特书,泉州在唐代已经是我国四大海外交通贸易港之一,来泉的外国商人甚多,那时称外侨为“蕃客”,泉州东门外乐园乡还留有唐代伊斯兰教传教士的“三贤、四贤”墓,称为灵山圣墓,《全唐文》载有一道唐文宗颁布保护广东、福建的“蕃客”的诏书,历史学家都认为它是唐代泉州海外交通发达的铁证。殊不知唐文宗是泉州的外甥,当然对泉州要特加照应的。

    这个泉州贞献皇后的婆婆还是郭暖和升平公主的女儿,郭暖和升平公主就是戏上“打金枝”的主角,是郭子仪的儿子。想不到泉州人居然能和《打金枝》的主角攀了亲戚,真是咄咄奇事。

    至于惠安五代时是否别有一个臭头皇后?我遍查有关的惠安地方志书,查不出有什么眉目。一个县份好容易出了皇后,是乡邦之荣耀,绝不致不加标榜,所以惠安历史上的皇后是谁,我不能回答。不过,根据《新五代史》卷六十八《闽世家》的记载,闽王王审知及其子孙曾屡次在泉州点过秀女,惠安是否有人被点为王家的宫女,可能性是有的,但王审知的皇后是河南光州固始人,倒不是惠安人,如惠安真有臭头皇后,肯定不是王审知的老婆,传说不可相信。泉州肯定出过皇后,但现今的惠安县是到了公元十世纪后期的北宋大平兴国间才从晋江县划分出去的,萧后的时代,就是她真的是惠安人,当时仍应称为晋江人,此说似调和一下是惠安还是晋江出了皇后的矛盾说法。

    无意中因谈“臭头皇后”而勾起千年前泉州的真假国舅一案,桑梓轶事,愿为海外的泉州人一谈,借以稍慰乡思,至于浪费读者宝贵的时间,作者只好在此表示歉意。

    (1979年7月8日)

 (原载于:《幸园笔耕录》鹭江出版社2003年1月)

 
 
中国泉州学研究网站由泉州网制作
本站国际域名:www.cnqzx.com    通用网址:泉州学
通讯处:泉州学研究所     邮政编码:362000
地址:中国福建泉州市庄府巷市委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