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泉州学>>专题研究>>历史研究
梅石街与一峰书
 

作者:陈泗东

    泉州北门有一块天然岩石,日久风化,绽裂成梅花状,人称“梅花石”。那一条街,因此名梅石街。梅石旁边有一条巷,名一峰书,是一峰书院的略称。一峰书院旧址,宋时原是道教的净真观,圮毁后,明代嘉靖八年在原址建书院,以纪念明成化年间曾经在此讲学的著名状元罗一峰,称为一峰书院。明末崇祯年间,因为附近有 “闽海蓬莱第一山”之誉的清源山,又称之为清源书院。清乾隆十五年重建,联系到附近那块梅花石,改称为梅石书院,以区别于建在承天寺畔施琅四季花园旧址的清源书院。

    明代泉州流传一句“梅花开,状元来”的所谓谶语,认为一旦这块梅花石再迸裂,泉州一定能复出几个状元。泉州在南宋确实出过几个状元。此后一直到明初便寂寂无闻了,人们期望泉州有一天能重振文风,再有人中状元,这一良好的愿望是可以理解的。但年复一年,梅石仍顽固不裂,状元也没有出现。

    到了成化某年,据说梅石忽然裂开一缝,泉州人大喜,满以为今科状元必属泉州,谁知发榜时一看依然落空。无巧不成书,这一年从京城贬谪一个官员来泉州市任舶司的提举,这人名罗伦,是个状元,因此人们附会说,原来谶语应验在此人之来,其实是聊以自慰罢了。

    罗伦字彝正,号一峰,死后谥文毅,江西省永丰县人,成化二年状元,他一中了状元授官,即上书言政,触怒了宰相李贤。因此被降职来泉州,此时泉州海港已衰落,市舶司沦为小衙门,提举是无足轻重的闲官。罗伦无公可办,常常到净真观隐居,泉州城内外士人学者,慕名到净真观求教请益的很多,净真观形成了一个讲学的中心,再创了泉州文化昌荣的开端,因此泉州人很敬重他。不久,罗伦他调,福建市舶司也从泉州迁到福州去了。

    史书称罗一峰“家贫好学,樵牧挟书讽诵不辍。”又说他“为人刚正,严以律己,义之所在,毅然必为,于富贵名利淡如也。”“里居倡行乡约,相率无敢犯。衣食粗恶,或遣之以衣,见道殣,解以覆之。晨起,留客饭,妻子贷粟邻家,及午方炊,不以为意。”可见他是一个道德文章兼备,生活俭朴的君子。

    泉州民间,至今仍流传着一些罗一峰的故事。据说他幼年并不聪明,又好嬉戏,不喜欢读书,有一天,他父亲出个“天”字命对,他茫然对不出来,他母亲在旁正哺他妹妹吃奶,急以手指地示意,恰好地上有一摊鸡屎,他夺口答道,“天”对“鸡屎”,他父亲气得发昏;再出一个“父”字命对,他又结舌不能答,母亲用手指自己,恰好手指头触在乳房上,他于是连忙答说:“父”对“乳”。父亲又气又恨,认为只有这个独子,却如此愚,这一辈子毫无希望了,竟弃家当和尚,云游四方去了。罗母罹此打击,便专心教子,罗一峰也痛改前非,发奋力学,后来终于考中状元。

    许多年过去了。在罗一峰来泉州为官那一年,正值他母亲寿辰,张灯结彩,宾客盈门,好不热闹。忽然大门口来了一个老僧,门役以为是一般托钵化缘的和尚,拿一斗米给他,老僧不收,再拿一贯铜钱给他,也不收。门役不解,问他此来何事,老僧呆站着不动,也不作答,门役火起来,把他推开,老僧从怀里掏出一张字条,要求转呈老爷和老太太,于是掉头飘然而去。

    及到灯灭客散,门役记起老僧这张字条,连忙递给一峰,罗展纸一看,上面有一首诗云:“一别家乡十八秋,斗米千钱我不收。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作马牛。”罗读罢大惊,急向母亲禀告,罗母召来门役,询问老僧声音形貌,知是罗父无疑。母子即携手出大门迎接,早已不见踪影了。罗一峰一面将情告知地方官,要求各城门严查出城行人,一面派人在城里寻觅这老僧。结果在今一峰书附近的观音庙地下室找到了,便迎入衙,夫妻父子相认,奉养以终。

    这个故事不见任何文献记载,其真实性如何,我不敢肯定,但脍炙人口,至今仍在泉州市内外广泛流传。家长们经常用以教育子弟,说一个人不管早慧或幼年时资质不如人,只要奋勤力学,终将成器。

    梅石和一峰书院这地方,旧时有不少古迹。年代久远,大多已湮没无存。近代泉州名书法家,清末举人曾遒(振仲)有一首诗,颇能概括这里的历史变迁。诗云:“虎头山色对斜阳,片石梅花喷异香。旧谶预知关气数,额仗乌合笔力刚 (自注:一峰书院题额为清初泉州会元陈常复)。龙虎榜中膺首荐,欧颜队里擅专长。尚擎老干前朝树,复借嘉名选佛场 (自注:其地有一佛寺,亦名一峰书)。三百年前遗迹在,几经兵燹几经霜。”

(载1983年12月24日香港《华侨日报》)

    (原载于:《幸园笔耕录》鹭江出版社2003年1月)

 

 
 
中国泉州学研究网站由泉州网制作
本站国际域名:www.cnqzx.com    通用网址:泉州学
通讯处:泉州学研究所     邮政编码:362000
地址:中国福建泉州市庄府巷市委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