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泉州学>>学术争鸣
泉州人编印第一部嵩山《少林寺志》
 

作者:陈泗东

    嵩山少林寺创建于北魏太和二十年(496年),是中国佛教禅宗的祖庭,少林武术的发源地。它背依五乳峰,面对少室山,少溪河从门前蜿蜒东流。四面环山,林木茂密,风景幽雅。“少林者,少室之林也。”所以寺院名叫“少林寺”。

    这一座著名中外的寺院,自建寺以后至清朝乾隆十三年(1748年)的1250多年中,还没有一本专志。有关寺的记载,只能散见于《嵩山志》、《说嵩》及河南地方志书与名人的诗文笔记。一直到了乾隆初年,有一个登封县本地的举人焦如蘅,才辑录成为《少林寺志稿》,未成书也未出版。

    雍正末年,泉州晋江县举人施奕簪任登封县知县,据洪亮吉乾隆《登封县志》卷十九循吏传载:“施奕簪,字佩其,晋江举人。雍正十三年(1735年)任知县,勤于政事,多所修建,辑邑乘。秉公无私,人尤称之。”施在登封当了十多年县太爷,重修西关望楼、文庙大殿及其他附属建筑、明伦堂、书院、续辑县志,对登封县的文教事业作出很多贡献。他特别关心少林寺,乾隆十年(1745年)少林寺大殿坏了,由施奕簪主持重修。经他重修过的大殿,民国十七年(1928年)军阀交战时被焚。现存的大殿系1984年按其原貌动工兴建的。

    施奕簪除了重修少林寺大雄宝殿外,对北少林最大的贡献就是主持编辑出版了有史以来第一部《少林寺志》。这部书有八个编目,全书计四卷,在乾隆十三年(1748年)刊印了。当时的河南按察司副使张学林在该书序言写道:“邑令施君以(少林)寺志来谒全序,君素培护此寺,而志又其校雠者。”施奕簪的序言说:“迄甲子(1744年),余奉宪修邑志毕,念少林为海内名刹,景物艺林,虽杂见于《嵩山志》、《说嵩》诸书,仅全豹一斑,不可无专志,以表其盛。无如金石所藏,多所遗失何?邑孝廉焦子远倩(即焦如蘅)出其家藏少林志稿,为其乃祖樗林与前令楚黄叶井叔所辑。今除去者悉在焉,遂相与裁酌编次,俾成完譬。”焦如蘅在该书《修少林寺志记事》也说:“兹逢邑侯施老夫子,仰承巡台张老大人,博古通今,察耒彰德,念贞珉之多失,慨珠玑之仅存。辑刊新编,流芳奕世,则天下第一名刹,可展卷以当臣游,而案头一纸云烟,并金石以垂不朽矣。”

    天下第一名刹的嵩山少林寺,要出版第一部专志,虽经几十年的集资料、写文章、订体例、分门类的过程,却还不能定稿付印,直到泉州人施奕簪的手里,才完成这一宏业。泉州人和北少林寺之历史关系,可谓缘分深远了。

    按施奕簪其人。《泉州府志》、《晋江县志》均失载,乾隆《晋江县志》卷八《选举志》记载乾隆时代晋江姓施的举人有“乾隆甲子科施廷灿,由旗籍顺天中式、壬午科施奕典顺天中式、乙酉科施奕坚由旗籍顺天中式,”这些人都是施琅留北京的后代,施奕簪字辈和他们相同,应该也是顺天(北京)考中的举人,派去登封任知县。

    细细查阅洪亮吉《登封县志》,历代泉州人或与泉州有重大关系的人,到登封当官的,除清代知县施奕簪外,还有明代崇祯年间知县林楠,林楠又名林中楠,乾隆《晋江县志》卷八载:林中楠,天启元年举人,顺天中式,登封知县。”福建人任登封知县的还有两个,一个是闽县举人杨威,一个是永福举人鄢建海,未见有莆田人到登封任职的。

    址在登封县嵩山的崇福宫(即中岳庙),宋代设有挂空衔的“提举”,南渡后仍然遥设这个官衔。福建人将乐杨时,邵武李纲,安徽人婺源朱熹(生长在福建),山东人任城李邴,浙江人归安倪思等都当过“提举”,其中李邴官至宰相,南渡后定居泉州,倪思于嘉泰元年任泉州太守,朱熹任同安主籍,都与泉州有密切的关系。但未见莆田人曾任此职。至于在少林寺题有诗文碑刻者有不少泉州人,如俞大猷、王慎中、黄克晦等。而莆田人甚少留有少林寺的行踪,有之则唯名声欠佳的蔡京及其子蔡卞倒留下“面壁之塔”四字的题碑。

    不论从哪个方面说,泉州与嵩山少林的关系非常密切,而莆田则关系颇浅。

    附带说一句,“僧兵”一词近来成为考证南少林寺之铁证,认为出现此词便是少林寺,此乃欺世之言。《明史》卷九十一《兵志》三明确说明:“僧兵有少林、伏牛、五台。倭乱,少林僧应募者四十余人,战亦多胜。”则僧兵不仅有少林系统,还有伏牛山、五台山系统,不能说凡有僧兵之寺即少林寺。况且少林僧兵南来时在明代,莆田“僧兵”石槽时在北宋,与史实对不上号,以此作为考古之实物佐证,殊太武断,不能令人信服。

(1992年)

(原载于:《幸园笔耕录》鹭江出版社2003年1月)

 

 
 
中国泉州学研究网站由泉州网制作
本站国际域名:www.cnqzx.com    通用网址:泉州学
通讯处:泉州学研究所     邮政编码:362000
地址:中国福建泉州市庄府巷市委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