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泉州学>>专题研究>>历史研究
“苍官影里三洲路”新谈
 

作者:陈泗东

    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宋代古船展览厅的正中壁上,悬挂一幅大型国画,出自著名画家李硕卿之手。画面上千帆云集,再现了宋元时代泉州海外交通的盛况。他引用宋代诗人李邴:“涨海声中万国商”之句,作为此画的标题。

    这是一首律诗中的对偶句,上句为“苍官影里三洲路”。一个白发苍苍的官员,顾影自怜,踯躅在泉州的“三洲路”上,诗意甚为凄凉。读者不禁要发问,三洲路到底在泉州的什么地方?李邴为什么会以“苍官”自喻?

    其实凡是泉州与厦门之间的旅客,人人必须经过三洲路。泉州南门临江处有一座顺济桥,俗称新桥。桥南附近有三个小洲渚,名叫桥尾、外洲和蔡公洲。那里平野空阔,江水弥漫,一派芳草丛生,是泉州古代十景之一,称为“三洲芳草”。向东而望,江流弯曲处有座石塔,建于明代,名“溜石塔”。清末举人曾振仲曾有:“祗今孤塔流空锁,但见三洲草自芳”之诗,形容三洲景色。

    三洲位于晋江之畔,也就是元代阿拉伯著名旅行家伊本・巴都他所记刺桐港 “大船数百,小船无数”的停泊处。此处不但风景秀丽,并且舟 辐,静态的芳草和动态的舟车交织在一起。明代榜眼尚书黄凤翔就描写这里:“贾客迎风催棹急,游人待月放舟迟”,以动静对衬,闲忙相比的笔调,使人们更觉得三洲路上,既有万国梯航之豪情,也有一舟独钓之雅趣。

    李邴官至宰相,位封太师,原籍山东钜野,北宋徽宗崇宁五年(1106年)进士,累官参知政事资政殿学士。因喜爱泉州山川胜景,气候温和,人物风雅,退休后就不回北方,终老泉州。住泉几二十年,经常和名士张读交往,现在泉州还保存一块南宋绍兴年间李邴书写,张读撰文的《重建泉州州学记》的石碑,移立在小开元寺内。史称他“好游佳山水,以诗自娱,著有《草堂前后集》百余卷,学者称为云龛先生,谥文敏,改谥文肃。”李邴对泉州的影响颇大,清源山赐恩岩之得名,或谓是唐朝皇帝赐给刺史许稷之山,而明代何乔远《闽书》又说:“赐”又作“四”,相传宋李邴隐居于此,朝廷的恩典四次赐给李氏,故名“四恩”。李邴之后代,在泉成为望族,其孙李沈官户部侍郎,立坊于涂门街,废圮已久了。

     李邴身经宋室南渡之难,其时北方老家已属金朝所辖,战乱频仍,而泉州却海外贸易特别繁盛,经济发展,社会安定。当这位太师爷倘佯在三洲路上之际,已是白发苍苍,他一想故乡千里,有家难归,未免产生“苍官影里”之叹。然当他看到海潮一涨,万国的商船随潮开进晋江,停泊在三洲路畔的码头,装货卸货,十分忙碌,洋溢宋朝中兴的气象,内心便无限快慰。于是笔锋一转而成“涨海声中万国商”的繁华名句了。

    现今泉州虽还没有恢复“万国商”的光荣历史,但三洲路上已呈现出不少新景象。当李邴活着的年代,新桥还未建造,到他死后数十年的嘉定四年(1211年)太守邹应龙才造了顺济桥(即新桥)。事隔七百多年最近在新桥之东,政府拨了巨款另建一座现代化的新新桥--泉州大桥,工程浩大,不久将要通车了。[林少川按:至陈泗东先生本书出版之际,横跨晋江的泉州大桥共有七座,即:顺济桥(新桥)、泉州大桥、刺桐大桥、顺济新桥(新新桥)、浮桥、笋江大桥(新浮桥)、泉州高速公路大桥]。“三洲芳草”加上“二桥驱车”,景色已易旧观。大桥北面更开辟一条现代化的大路,从东湖直通大桥,桥路一脉相接,别有一番新貌。三洲路兴,万国商来,这就是我们的目标,我们已不必生“苍官影里”之叹,而感“红旗飘扬”之喜。 

    (1984年8月25日)

    (原载于:《幸园笔耕录》鹭江出版社2003年1月)

 
 
中国泉州学研究网站由泉州网制作
本站国际域名:www.cnqzx.com    通用网址:泉州学
通讯处:泉州学研究所     邮政编码:362000
地址:中国福建泉州市庄府巷市委大院